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主题专栏 >> 平安宣传
平安宣传
以辩证思维统筹推进新时代政法工作
发布时间: 2021-05-20 15:45 作者:浙江法制报   来源: 平安杭州网站   浏览次数:

辩证思维是科学的思想利器。辩证唯物主义,是我们党一直坚持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习近平同志在浙江工作期间,科学地运用辩证思维来谋划战略、研究改革、化解矛盾、推动发展。这一方法的科学性,再次被浙江的生动实践所印证。

坚持以全面的、系统的眼光来观察事物、处理问题,是辩证思维的重要特征。平安浙江这张“金名片”,本身就是辩证思维的最好体现。

浙江是全国最早提出并全面部署“大平安”建设战略的省份。2004年,浙江省委作出建设“平安浙江”的决定,而“平安浙江”最大的特色,就是从“大平安”的视野来审视社会平安的治理模式。习近平同志指出,“平安浙江”中的“平安”,不是狭义的“社会平安”,而是涵盖了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各方面宽领域、大范围、多层面的广义“平安”。

集合更广泛的力量共建“平安联盟”,正是湖州市南浔区构建“大平安”格局的一大特色。近年来,南浔区强化基层基础,在去年全面完成区、镇两级矛调中心建设的基础上,今年又大力推动“县乡一体、条抓块统”向基层下沉。“我们建立了39个片区社会治理联动工作站,11个职能部门以常驻、轮驻、联驻等方式配备人员入驻,形成联动联勤联治格局。”在南浔区委政法委副书记沈洪亮看来,平安建设需要各领域平安汇聚成整体平安,因此必须通盘考虑各种问题,统筹谋划各方力量,把责任压实到各个领域、各个系统、各个行业,形成“属地部门一盘棋、上下合力创平安”格局。正是秉持这样的工作思路,南浔区平安建设成绩斐然,成为我省首批拿下一星“平安金鼎”的县市区之一。

辩证统一是唯物主义辩证法的基本观点。怎样把这一基本观点作用于社会治理实践中?起源于嘉兴桐乡的“三治融合”,就作出了很好的回答。

2013年,桐乡市高桥街道率先在越丰村开展自治、法治、德治建设试点,组建了三支民间团队——百姓参政团、道德评判团、百事服务团。百姓参政团召集村民参与村内大小事务决策;道德评判团发挥崇德向善力量,与村民“交心”;百事服务团成立义工、志愿者服务队,为村民提供贴心组团式服务。之后,桐乡又整合法学专家、律师、政法干警等资源,建立了100个市、镇、村三级“法律服务团”,形成惠及全民的基本公共法律服务体系。

“‘三治’之间既有区别又有联系,是一种辩证统一的关系。‘三治融合’以自治为基础、法治为保障、德治为先导,通过党建引领,将三者有机统一起来,有利于积聚力量、凝聚人心,营造共建共治共享局面,激发基层发展活力,继而最大限度地提升基层社会治理效能。”桐乡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徐晓叶说。

2017年,“三治融合”被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2年后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又将其扩展为包括城市和乡村的基层治理体系。“三治融合”成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枫桥经验”的精髓,是浙江为全国基层社会治理提供的又一好经验、好样本。

辩证思维告诉我们,在处理复杂局面复杂问题时,应当坚持“两点论”与“重点论”的统一。

从2007年起,我省进入诉讼案件快速增长期,特别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实施后,案多人少问题愈加突出,政法系统超负荷工作成常态,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执法办案公信力。

对此,浙江一手抓末端、一手抓前端,从2019年起全面部署、创新推进诉讼源头治理,并出台《关于加强诉源治理工作的意见》,明确诉源治理由党政领导、政法主导、社会协同、多方参与、齐抓共管,并将其作为系统工程纳入社会治理、平安建设大格局,同时把治理领域从民事诉讼扩大到刑事、民事、行政三大诉讼领域,有效实现了从“事后解”向“事前防”转变。

“浙江的诉源治理不刻意追求案件数量的下降,更不是有案不立,而是强调利用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化解矛盾,将治理环节向前端和末端延伸,力争将矛盾化解在诉前、化解在源头。”省委政法委有关负责人表示。

在2019年实现诉讼案件负增长的基础上,2020年,全省法院新收案件同比下降7.2%,诉讼增量进一步得到遏制。今年省委政法工作会议提出,要进一步完善诉源治理等预防性法律制度,推动更多法治力量向引导和疏导端用力。



加入收藏】  【打印】  【  】  【辅助线】  【背景颜色】  【关闭
以辩证思维统筹推进新时代政法工作
发布时间:2021-05-20 15:45
信息来源:平安杭州网站 浏览量:

辩证思维是科学的思想利器。辩证唯物主义,是我们党一直坚持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习近平同志在浙江工作期间,科学地运用辩证思维来谋划战略、研究改革、化解矛盾、推动发展。这一方法的科学性,再次被浙江的生动实践所印证。

坚持以全面的、系统的眼光来观察事物、处理问题,是辩证思维的重要特征。平安浙江这张“金名片”,本身就是辩证思维的最好体现。

浙江是全国最早提出并全面部署“大平安”建设战略的省份。2004年,浙江省委作出建设“平安浙江”的决定,而“平安浙江”最大的特色,就是从“大平安”的视野来审视社会平安的治理模式。习近平同志指出,“平安浙江”中的“平安”,不是狭义的“社会平安”,而是涵盖了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各方面宽领域、大范围、多层面的广义“平安”。

集合更广泛的力量共建“平安联盟”,正是湖州市南浔区构建“大平安”格局的一大特色。近年来,南浔区强化基层基础,在去年全面完成区、镇两级矛调中心建设的基础上,今年又大力推动“县乡一体、条抓块统”向基层下沉。“我们建立了39个片区社会治理联动工作站,11个职能部门以常驻、轮驻、联驻等方式配备人员入驻,形成联动联勤联治格局。”在南浔区委政法委副书记沈洪亮看来,平安建设需要各领域平安汇聚成整体平安,因此必须通盘考虑各种问题,统筹谋划各方力量,把责任压实到各个领域、各个系统、各个行业,形成“属地部门一盘棋、上下合力创平安”格局。正是秉持这样的工作思路,南浔区平安建设成绩斐然,成为我省首批拿下一星“平安金鼎”的县市区之一。

辩证统一是唯物主义辩证法的基本观点。怎样把这一基本观点作用于社会治理实践中?起源于嘉兴桐乡的“三治融合”,就作出了很好的回答。

2013年,桐乡市高桥街道率先在越丰村开展自治、法治、德治建设试点,组建了三支民间团队——百姓参政团、道德评判团、百事服务团。百姓参政团召集村民参与村内大小事务决策;道德评判团发挥崇德向善力量,与村民“交心”;百事服务团成立义工、志愿者服务队,为村民提供贴心组团式服务。之后,桐乡又整合法学专家、律师、政法干警等资源,建立了100个市、镇、村三级“法律服务团”,形成惠及全民的基本公共法律服务体系。

“‘三治’之间既有区别又有联系,是一种辩证统一的关系。‘三治融合’以自治为基础、法治为保障、德治为先导,通过党建引领,将三者有机统一起来,有利于积聚力量、凝聚人心,营造共建共治共享局面,激发基层发展活力,继而最大限度地提升基层社会治理效能。”桐乡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徐晓叶说。

2017年,“三治融合”被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2年后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又将其扩展为包括城市和乡村的基层治理体系。“三治融合”成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枫桥经验”的精髓,是浙江为全国基层社会治理提供的又一好经验、好样本。

辩证思维告诉我们,在处理复杂局面复杂问题时,应当坚持“两点论”与“重点论”的统一。

从2007年起,我省进入诉讼案件快速增长期,特别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实施后,案多人少问题愈加突出,政法系统超负荷工作成常态,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执法办案公信力。

对此,浙江一手抓末端、一手抓前端,从2019年起全面部署、创新推进诉讼源头治理,并出台《关于加强诉源治理工作的意见》,明确诉源治理由党政领导、政法主导、社会协同、多方参与、齐抓共管,并将其作为系统工程纳入社会治理、平安建设大格局,同时把治理领域从民事诉讼扩大到刑事、民事、行政三大诉讼领域,有效实现了从“事后解”向“事前防”转变。

“浙江的诉源治理不刻意追求案件数量的下降,更不是有案不立,而是强调利用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化解矛盾,将治理环节向前端和末端延伸,力争将矛盾化解在诉前、化解在源头。”省委政法委有关负责人表示。

在2019年实现诉讼案件负增长的基础上,2020年,全省法院新收案件同比下降7.2%,诉讼增量进一步得到遏制。今年省委政法工作会议提出,要进一步完善诉源治理等预防性法律制度,推动更多法治力量向引导和疏导端用力。